無法逃離的監獄Pt.1

一年前,我犯下謀殺罪被捕,被判入獄,終生不得離開。到了監獄,我才知道這是地獄的開始。以前我一直以為獄中生活是十分苦悶無聊,但其實是充滿了勞動的工作,並不鬆懈。我所身處的監獄是重點監獄,專門收押政治犯和犯下大罪的人,在這裡有很多人都比我犯下滔天大罪,相比之下,我的似乎不算甚麼,況且我是屈打成招的,我根本沒有殺人,只是被人聯合嫁禍的,真正凶徒還逍遙法外。我沒有作太多的抗辯,反正沒有人會相信我了,尤其在這森嚴的監獄,說得太多會被認定是弱者,不會有好下場。

這監獄非常特別,因為犯人都是重量級的罪人,所以所有人都是分開收監,而且每個罪犯都有一名專屬的女性獄卒。為甚麼有專屬獄卒?這是要確保守衛嚴謹,犯人沒有造遙生事的機會。為甚麼是女性獄卒?因為大部分犯案者都是男性,而她們都有特別的技術對付犯人……

Daisy是我的專屬獄卒,不過與其說她是我的專屬獄卒,倒不如說我是她的專屬犯人,因為我每天都會見到她。每天早上九時,她都會帶我到「面試室」,這房間表面上是作面談的,但實質上整個房間都放滿了調教的工具。

一如既往,Daisy穿著深藍色軍裝制服,上穿是短袖子,下身是長褲,以及一雙高筒皮靴。長褲延伸到靴子裡面,把雙腳完全覆蓋。靴子是黑色的,鞋底都是防耐和佈滿坑紋的硬膠材質。襪子方面,雖然看不見,但我知道Daisy只會穿厚厚的運動棉襪,這是她獨有的嗜好。

每逢是調教的時間,我都要脫個清光,初時我會覺得尷尬,要在異性獄卒面前赤身裸體,經過一年的時間,當中包括不少的鞭打和調教,我現在已經習慣了,所以我現在都是自動自覺脫衣服的。

Daisy拿出金屬手鏈,把我雙手反綁起來,使我無從反抗,然後就要開始了…

Daisy在我面前大約幾步的距離,臉上目無表情,令人不寒而慄,尤其是雙手反綁的時候。Daisy是年輕的獄卒,我估計歲數也就二十多吧,樣貌清秀,臉蛋圓圓的,眼睛水汪汪,也有長長的眼眉毛。她的身材標準,各方面條件看來都不錯,令我覺得很奇怪好地地的工作不去找,偏偏來幹這差事…

Daisy大叫一下,以迅速的腳法,走前幾步,猛然踢腿。

啪!!!

Daisy踢腿正中我的睪丸,我忍痛不叫出聲,我知道Daisy最喜歡聽我哀痛的聲音,我不甘示弱,強忍下去。可是無助於停止Daisy的調教,她再度向後退,然後再踢出第二腳。

啪!!!!

我的小弟弟在勃起下受到重擊,那自然是快感和痛苦的混合,Daisy踢起檔來真是毫不留情,疼痛久久不能散去。Daisy露出詭異的笑容,為她添上幾分神秘。

很痛嗎?

Daisy問道,突然溫柔起來,用手輕撫我的小弟弟。可是她不待我回覆,就忽然再踢上幾腳。

啪!啪!啪!

還好我的小弟弟受過鍛練,這樣幾次踢腿奈我不何,不過,我反而因為這樣而令Daisy更加凶殘。她加重踢檔的力道,使我漸漸忍受不住,叫了出來,因為也實在太痛了。Daisy聽到我的呻吟叫聲,感到很滿意,對她而言,似乎是要把快樂建築在我的痛苦身上。

啪!!啪!!

又踢了兩腳,我開始有點不清醒,現在已經用盡全身力氣只為了站著。Daisy在調教的時候不怎麼說話,她比較享受肉體上的折磨,而我覺得光是這樣已經令我痛不欲生了。

啪!!啪!!啪!!

Daisy皮靴踢上來,擊打我的小弟弟,發出令人興奮的聲音,這聲音十分響亮,對Daisy而言必定是很喜歡這拍打的聲音吧。我可憐的小弟弟一直的勃起著,已經變得有點紅腫,感覺小弟弟都快要被踢爆了。Daisy退後了幾步,似乎再要踢腿,我作好心理準備,然後…

啪!!!!!

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