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男奴

2020香港奴教所招女主

香港奴教所招女主!

心思思想玩仔,成為調教者,但又唔怕自立門戶遇人不淑?過黎奴教所成為女主啦! 費用全免!
奴教所2009年成立,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是女主男奴安全信心保證。
今次招女主,名額有限,招完就close file,敬請留意。

對女主的要求

  1. 不需要現實調教經驗,歡迎新手!
  2. 有興趣玩仔,踐踏男奴
  3. 土生土長香港人,講廣東話
  4. 費用全免

奴教所女王之福利、特色

  1. 提供定期培訓,瞭解男奴心理
  2. 有得玩仔,時間彈性
  3. 活動隱密安全,私隱度高

奴教所提供予女王的服務

  1. 奴教所有專人第一手接觸男奴,無須女王親自聯絡
  2. 奴教所已有一定的男奴,唔怕無仔玩
  3. 奴教所有場地工具,唔洗自己搞

申請成為女王步驟

  1. 自拍兩張清晰相片(半身+全身;可以不露樣),相中要有一張手寫有 “smfever” 字樣的字條,send俾調教所核實申請
    Whatsapp/Telegram/WeChat : +852 66011067
    Twitter:smfeverhk
  2. 填寫申請表格(由奴教所提供)
  3. 經副秘書長小姐確認後,在進行面試,地點可議
  4. 經奴教所所長審批後,會發出錄取/不錄取通知

無法逃離的監獄Pt.2

啪!!!!!

啊!!!!!

Daisy這一擊,可是出盡了勁,我的小弟弟受到了無比撕裂的痛苦,我的下體都快要爆裂了。我竭力大叫,也無法緩和那劇烈的痛楚。Daisy並沒有放過我停下來的意思,她繼續不斷的踢我,我的身體、下體、頭部都是她的目標,在皮靴猛烈的踢擊下,我不斷受到了重擊,我因為雙手反綁的緣故,根本無從躲避和反抗。結果我倒地不起,下體的疼痛久久不能散去。

Daisy改變予策略,她走到我兩腳之間,抓起我的雙腳,然後一腳踩在我的小弟弟上。

啊!!!!

Daisy穿的靴子鞋底很硬,加上她踩下來的力度一點也不少,藉著左右手拉扯我的腳下,把壓力源源不絕從腳上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光是這樣已經令我十分痛苦,我不停的大叫,這完全是Daisy想要的。我的小弟弟與Daisy的靴子緊緊的貼著,Daisy更扭動她的腳,使鞋底的坑紋與我小弟弟產生強烈磨擦,我原本已經紅腫的小弟弟在這樣踩踏下十分痛苦,那劇痛是無法形容的。

可是,不知道為何,我的小弟弟就如此的興奮,一直的勃起,在Daisy疼痛的虐待下,我始終能獲得快感,但要付出很大痛苦代價。Daisy使用很大的力道,已超出電氣足交的範圍,依我說法,這其實是重力蹍踏。Daisy似乎不曾考慮我的承受能力,因她基本上只專注於我的小弟弟,一心要施加虐待,無論我如何慘叫、哀求,她都沒有理會,反而更加興奮的施出更重力道。我幾乎可以肯定我的小弟弟要被踩爛了,已經疼痛到一個地步是最痛的了,我連聲音也開始變得沙啞,最後聲音也開始越變越小…

小弟弟已經被蹂躪到不似模樣,只是還是勃起著,微微的脈搏跳動,就像是被玩弄完畢的玩物似的。

Daisy終於停止她的攻勢,接下來她慢慢脫去靴子。她的腳上穿著厚棉襪,從表面上看不見穿了多少天,但從那厚厚的質料來看,這襪子應該積存了很多腳汗和臭味。我已經不能動彈,躺在地上,即使能夠,我也沒有能力反抗。Daisy把腳伸出,踩在我的臉上。

嗚……咳…咳…

那窮凶極惡的臭味猛烈傳來,令人幾乎透不過氣來。這酸臭的氣息十分強烈,充滿我鼻腔,又包圍我整個臉孔,每一根的頭髮。我不停的咳嗽,努力身體努力適應這突如其來的氣味。Daisy開心地用單腳踩著我臉,她的腳底覆蓋了我大半個臉孔,棉襪十分厚實柔軟,很舒服的感覺,只是味道過於劇烈。我的嘴、鼻和眼睛都被踩著,我進入了黑暗和臭味之中。無論我如何想避開Daisy的腳,都無法脫離她的腳。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停止了咳嗽。

這臭味不錯吧?讓你性奮了吧?

Daisy處於十分高興滿意的狀態,我受盡了凌辱,還得要受她的嘲弄。我無法不吸入Daisy極度的惡臭味,她的腳就踩在我的嘲和鼻上,我只能默然的承受。這種臭味,簡直是多日汗水汗蒸和焗促發酵而成的結果。

你就是個低下的賤奴,你以後就活在我的腳下吧。

Daisy柔聲的說話,和嘲諷的內容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不其然的令我奴性大增。Daisy臭襪子的味道,竟然越聞越好,我是出了甚麼問題嗎?我開始深呼吸起來,努力的把更多Daisy的味道吸收入我的鼻孔,而Daisy注意到這變化。

這樣就好了,你就一直聞我的腳吧,讓我的腳氣完全佔據你全身,讓我的腳氣征服你。

我一聽到征服二字,小弟弟不自主的跳動了一下,勃起得更直。這反應自然逃不過Daisy眼睛。我的奴性,正赤裸裸的在Daisy面前顯示出來,無從隱藏。

哦~賤雞巴起反應了?聽到我要用腳氣征服你,小弟弟就更興奮了呢?

可能是因為Daisy提到腳氣和征服,恰巧這個時候我的小弟弟又跳了一下,Daisy都看在眼裡,她的臉蛋因此出現了深深的笑容。

賤奴。

(待續)

調教的基本方法(四)滴蠟

在正規的日式調教中,滴蠟是不可缺少的環節之一。這種方式可以使m的疼痛度達到90以上。因此,正確的滴蠟手法所達到的目的是:既讓奴隸感覺到皮膚的灼燙,又不會造成皮膚燙傷。

滴蠟所要求的基本方式是,將“專用蠟燭”燃燒3分鍾以後,將火焰剪去多餘的高度,以免蠟燭燃燒時產生多餘的積碳沉積在奴隸的皮膚表面。剪去後火焰的高度保持在2厘米左右為宜。向奴隸身上蠟燭時,要注意蠟燭的頂端與奴隸身體之間保持在50 公分左右,否則蠟油接觸皮膚的溫度就有可能灼傷奴隸。

蠟燭滴落的部位一般是奴隸身體上最敏感的位置,主要有:乳頭、腹部和大腿內側。而向舌頭和陰莖等部位滴蠟一般是不鼓勵的。實踐中,曾經發生過,舌頭的味覺失靈和陽痿等問題。這就是sm必須要有“度”的最恰當的反映。

滴蠟時女王一般事先要捆綁奴隸雙手和雙腳,並以口球或絲襪、內褲等塞住奴隸的嘴,以免耷拉的過程中引起奴隸生理上的“反抗”。滴蠟同時也可以與“坐臉”相配合,起到“一舉兩得”的功效。

每次滴蠟的時間一般應控制在5分鍾以內,不然一串串灼熱的蠟滴不停地接觸你嬌嫩的皮膚時,你就不再感覺眼前燃燒著的五顏六色的蠟燭是美麗的了,而這時你正處於呼喚“119”的期待之中。

此為轉載文章(作者:遙遙)

調教的基本方法(三)坐臉

坐臉,是我們中國人通常使用的稱謂,在日本叫做“顏面騎乘”,意思是說,女王將奴隸仰面朝上的臉當作自己胯下的坐騎來使用。除了我們通常所說的“坐在奴隸臉上,控制奴隸呼吸以外,更多的是將奴隸仰面捆綁於一條長凳上,女王則將兩腿分別胯在奴隸臉部的兩側,並左右搖擺,盡享”騎乘“之快感。

首先是坐臉的方法。按照體位劃分,可分為“正體位”和“反體位”。


女王面朝奴隸的頭頂而坐稱之為“正體位”,女王面對奴隸腳部而坐稱之為“反體位”。正體位坐臉時,容易控制奴隸的呼吸,能夠准確察覺出奴隸臉部顏色變化而引起的身體反應程度。反體位坐臉對於奴隸來說,將要承受更大的身體壓力,而女王則可以自由地同時發揮其他調教方式,比如,可以同時用腳玩弄奴隸的生殖器,或進行滴蠟等調教。


按照一般人的肺呼量和忍受能力,坐臉的時間以最多不超過90秒為宜。在這個時間范圍內可根據奴隸的身體狀況而定,通常分為30秒、45秒、60秒、75秒和90 秒。據我本人的實踐體會,時間控制在60 秒最為合適,否則就有“萬念具灰”的感覺。當然,患有心髒病,腦血管疾病或高血壓等病症的同好,請不要嘗試坐臉,否則有可能造成突發性危險。

坐臉,是女王調教奴隸特有的方式。在男王調教奴隸時,一般無法采用這種方式,這是由女性的生理特點決定的。女性騎坐在臉上的時候,無論是正體位還是反體位,奴隸的呼吸器官(嘴和鼻子)都被容納進女性的陰唇之內,即使是女王穿著內褲,由於身體的壓力,奴隸也同樣無法呼吸。而男性奴隸之所以喜歡這種方式,完全是出於自身對女性身體的崇拜所致,感到能躺在女王的胯下,是自己最崇高的榮耀。

坐臉調教時應該注意的方法主要有:

【女王】
1. 盡量保持身體垂直,端坐在奴隸的臉部。可以采取跪勢或蹲勢,也可以將奴隸固定在長條凳子上,采取侉勢。坐臉時,可以靜坐不動,也可以左右擺動,但是,女王應該以其陰唇全部覆蓋奴隸呼吸器官為准,這樣才能有效地控制奴隸的呼吸;
2. 時間的控制上也應該特別注意。當坐臉的時間超過30秒後,奴隸一般會有所反應,通常的反應有登腿,上下或左右搖晃,兩手掙紮、雙腳踢打地板等,如果奴隸反應過於激烈,比如強烈地抬頭,則表明起呼吸已經接近臨界點,就應該停止坐臉。一次作臉調教最多為5次,否則奴隸將難以配合完成;
3. 坐臉前應該將奴隸雙手和兩腿捆綁結實,以免奴隸忍受不住時突然采取反抗,造成女王跌倒,形成主奴之間的尷尬。

【奴隸】
1. 被女王捆綁時,盡量保持身體伸展,處於平身狀態。以免忍受不住時造成肌肉拉傷;
2. 在女王坐在自己臉上之前的1秒種,盡可能吸進一口長氣,並在女王坐在自己臉上的時間內最大限度地不吐出憋在肺裏的氣,否則將會感覺更加難以忍受,直到最後時刻再慢慢咽下憋在肺裏的氣,這時坐臉的時間也基本到頭了;
3. 有些時候,女王坐臉時,喜歡同時命令奴隸伸出舌頭舔伺女王的陰部,這就更需要訓練和功夫了,不然你無論如何也無法完成長達90秒種的坐臉過程!

此為轉載文章(作者:遙遙)

無法逃離的監獄Pt.1

一年前,我犯下謀殺罪被捕,被判入獄,終生不得離開。到了監獄,我才知道這是地獄的開始。以前我一直以為獄中生活是十分苦悶無聊,但其實是充滿了勞動的工作,並不鬆懈。我所身處的監獄是重點監獄,專門收押政治犯和犯下大罪的人,在這裡有很多人都比我犯下滔天大罪,相比之下,我的似乎不算甚麼,況且我是屈打成招的,我根本沒有殺人,只是被人聯合嫁禍的,真正凶徒還逍遙法外。我沒有作太多的抗辯,反正沒有人會相信我了,尤其在這森嚴的監獄,說得太多會被認定是弱者,不會有好下場。

這監獄非常特別,因為犯人都是重量級的罪人,所以所有人都是分開收監,而且每個罪犯都有一名專屬的女性獄卒。為甚麼有專屬獄卒?這是要確保守衛嚴謹,犯人沒有造遙生事的機會。為甚麼是女性獄卒?因為大部分犯案者都是男性,而她們都有特別的技術對付犯人……

Daisy是我的專屬獄卒,不過與其說她是我的專屬獄卒,倒不如說我是她的專屬犯人,因為我每天都會見到她。每天早上九時,她都會帶我到「面試室」,這房間表面上是作面談的,但實質上整個房間都放滿了調教的工具。

一如既往,Daisy穿著深藍色軍裝制服,上穿是短袖子,下身是長褲,以及一雙高筒皮靴。長褲延伸到靴子裡面,把雙腳完全覆蓋。靴子是黑色的,鞋底都是防耐和佈滿坑紋的硬膠材質。襪子方面,雖然看不見,但我知道Daisy只會穿厚厚的運動棉襪,這是她獨有的嗜好。

每逢是調教的時間,我都要脫個清光,初時我會覺得尷尬,要在異性獄卒面前赤身裸體,經過一年的時間,當中包括不少的鞭打和調教,我現在已經習慣了,所以我現在都是自動自覺脫衣服的。

Daisy拿出金屬手鏈,把我雙手反綁起來,使我無從反抗,然後就要開始了…

Daisy在我面前大約幾步的距離,臉上目無表情,令人不寒而慄,尤其是雙手反綁的時候。Daisy是年輕的獄卒,我估計歲數也就二十多吧,樣貌清秀,臉蛋圓圓的,眼睛水汪汪,也有長長的眼眉毛。她的身材標準,各方面條件看來都不錯,令我覺得很奇怪好地地的工作不去找,偏偏來幹這差事…

Daisy大叫一下,以迅速的腳法,走前幾步,猛然踢腿。

啪!!!

Daisy踢腿正中我的睪丸,我忍痛不叫出聲,我知道Daisy最喜歡聽我哀痛的聲音,我不甘示弱,強忍下去。可是無助於停止Daisy的調教,她再度向後退,然後再踢出第二腳。

啪!!!!

我的小弟弟在勃起下受到重擊,那自然是快感和痛苦的混合,Daisy踢起檔來真是毫不留情,疼痛久久不能散去。Daisy露出詭異的笑容,為她添上幾分神秘。

很痛嗎?

Daisy問道,突然溫柔起來,用手輕撫我的小弟弟。可是她不待我回覆,就忽然再踢上幾腳。

啪!啪!啪!

還好我的小弟弟受過鍛練,這樣幾次踢腿奈我不何,不過,我反而因為這樣而令Daisy更加凶殘。她加重踢檔的力道,使我漸漸忍受不住,叫了出來,因為也實在太痛了。Daisy聽到我的呻吟叫聲,感到很滿意,對她而言,似乎是要把快樂建築在我的痛苦身上。

啪!!啪!!

又踢了兩腳,我開始有點不清醒,現在已經用盡全身力氣只為了站著。Daisy在調教的時候不怎麼說話,她比較享受肉體上的折磨,而我覺得光是這樣已經令我痛不欲生了。

啪!!啪!!啪!!

Daisy皮靴踢上來,擊打我的小弟弟,發出令人興奮的聲音,這聲音十分響亮,對Daisy而言必定是很喜歡這拍打的聲音吧。我可憐的小弟弟一直的勃起著,已經變得有點紅腫,感覺小弟弟都快要被踢爆了。Daisy退後了幾步,似乎再要踢腿,我作好心理準備,然後…

啪!!!!!

啊!!!!!

(待續)

M妄想-女經理的胯下Part.3

Part 3-舔腳

我赤裸跪在經理面前,經理停止手交之後,我的意識慢慢恢復回來,我幾乎支持不住要倒在地上。經理性感的黑絲襪腳展現在我眼前,使我的小弟弟一直維持充血的狀態,而乳頭上的夾子和綁住蛋蛋的繩子持續帶來痛楚。

「好吧,現在就開始崇拜我的腳吧。」經理微微笑道。

崇拜?甚麼意思?我繼續一臉糊塗,不知如何是好。

「過來前一點,把我的鞋子脫掉,親吻我的腳吧。」經理柔聲說道,這樣的命令好像迴音一樣在我腦袋不斷響起。

這已經是情感和理性的戰爭,理性方面叫我不要屈服在上司的淫威,不然以後顏面何存?另一方面,我實在是被經理的美腳吸引,似乎以後去做隻腳下奴,這樣的生活也是不錯。

我已經抵受不住誘惑了。

我仍然跪著,伸出雙手捧起經理的左腳。迷人的黑絲襪腳穿著黑色高跟鞋就近距離在我眼前,經理的高跟鞋穿得不是太緊,輕輕一脫就脫了出來。原來這就是經理穿了一天絲襪的味道,陣陣的腳味,附帶著高跟鞋上的皮革味道,漸漸地在我鼻腔之內散發開去。經理的腳趾在黑絲襪之下透出紅色的指甲,是所謂的黑裡透紅,我看得出神,美不勝收,我下面的小弟弟自然地一直的堅硬著。

啪!經理又一巴掌賞了過來。

「不要發呆好不好!快點親吻我的腳以表忠誠!你上班已經沒有業績了,好歹也盡一下上司玩具的功能。」經理不耐煩地說。

我好像剛睡醒了一樣,馬上把臉埋在經理的腳邊,親吻經理的美腳,又聞著經理陣陣的腳味。黑絲襪很滑也很有味道,我這樣毫無尊嚴地吻著腳,與高高在上俯視的經理造成強烈的對比,經理也好像很享受這種男卑女尊的關係。

「我腳上的味道好不好聞阿?」經理笑問。「實在很香,經理!」我情不自禁地說。「香嗎?哈哈哈~我高跟鞋裡面的味道可是更香呢,你也去聞一聞吧~」經理笑了出來。

我輕放好經理的腳,把視線轉移去那雙高跟鞋上。這高跟鞋不算太舊,始終在這行業經理還是要保持專業的形象。我把臉埋在鞋裡面,深深的吸入高跟鞋皮革的味道,還有經理的腳汗味,這就是一流的OL味道了!我好像狗一樣聞著經理的鞋,經理看到就順勢把腳放在我肩膀上,我就承受住經理雙腳的壓力。由於我沒有穿著衣服,經理腳上的黑絲襪就接觸到我的皮膚,這樣絲滑的質感的確令我奴性大增,我到今日才真正發現原來我的本性就是一個腳奴。

「怎麼樣?味道好不好?」經理問道。「好!好!很好!」我回答道。「真是一頭聽話的奴呢~呢接著再聞我的腳吧,把我的腳味都吸掉。」

我完全成為了經理的奴隸,我又再次用手抬起她的腳,用鼻子慢慢地聞,又用嘴巴親吻,甚至是發出了聲音,感覺十分下賤,這也自然地舒緩了我上身刑具的痛楚。接下來經理沒怎樣說話,也沒有新的指示,似乎她也開始沈浸在高高在上的感覺之中。我把經理的左右腳都聞了一遍,然後又同時捧起雙腳,在兩隻漂亮的腳掌面前,把自己的臉埋沒進去,同時吸入兩隻腳的味道。我一邊聞著經理的腳,一邊想這樣處境好像也不是太壞,雖然剛才也沒預想到經理會灑下聖水。

「喜歡我的腳吧?」經理突然問道。「是的…」我帶點害羞地回應。「那裡…給你聞一聞本體吧。」經理笑道。

經理收回了她的腳,然後再度脫去了黑絲襪。這樣的雙腳又是別有一番景象,脫去了黑色絲襪,就是白滑年輕的皮膚,真是令人很想馬上撲上去舔腳。

「那麼開始舔腳吧…」經理彷似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一聽到經理這樣說,就好像被釋放了一樣,捧起經理的腳,放入了我口中,用舌頭游走在腳趾間,嚐到了微微的咸味,以及聞到腳上的汗味,這彷似就是非常親密的行為,親舔經理私隱的部位。我默默地舔腳,間中發出親吻和吸吮的聲音,經理腳趾的味道實在是太棒了!很光滑,又很漂亮,幾乎是完美的腳,要是能一直以後都能舔經理的腳,就真是多好了!

經理也沒有多說話,在我一直的服事之下,我猜她的心情也會漸漸好轉吧,希望她大人不記小人過,最後可以放過我。我帶著這樣的心情,去努力舔經理的腳,除了吸吮腳趾,也把雙腳由頭到尾都舔了幾遍,由腳趾,到腳掌,然後去腳踝。這白滑幼嫩的腳,簡值十分誘人。

經理看一看手上的時間,我就想時間也差不多了吧,雖然有點不捨得,但是明天仍然要上班阿,況且那份建議書要重寫了…

「啊!!!」

就在突如其來的時候,經理伸出雙手轉動我兩舍乳頭上的夾,那疼痛的感覺又如潮水般湧來。

「那麼…我們開始玩些刺激的東西吧…」經理奸笑地說

甚麼?!我還以為差不多結束了,甚麼是刺激的東西??

調教的基本方法(二)聖水

關於聖水的話題和討論,最近在這裏已經發表了很多,有些見解和經驗是十分豐富的,非常值得我深入學習。大家都說過的,我就不再贅述了。這裏只談談自己在聖水方面的體會和心得吧。

(一) 喝聖水的真正意義在哪裏?

柳絲女王把喝聖水的涵義概括為:

真正的sm者關心的不是聖水的味道如何,而是在喝之前的場景(男奴在地上仰
望著高高在上的女王—-在其胯下的一種屈辱),喝過程中的感官(嘴對著排泄口)
對大腦刺激而引起的性興奮。
domina女王則指出:

喝聖水是因為崇拜女王。由此,女王(僅指該男奴所崇拜之女王)的一切都是聖物,包括她的排泄物。那時由於心理作用,味覺和嗅覺均在其次, 甚至久而久之,那特殊的味覺和嗅覺都成了刺激性興奮的重要感覺之一,同時奴性得到滿足而感到快樂。

上述兩個角度的闡述都是極其精辟的,這是奴隸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此外,女王培養自己的奴隸喝聖水,我的理解還有更深一層的含義—- 讓自己的奴隸記住和識別主人的“體味”。

大家知道,每個人身體的基因、血液、飲食習慣和代謝水平都是不一樣的,因此而形成的小便也具有自己特殊的“體味”。初喝聖水m,一般很難察覺到這一點。只有經常,甚至每天都飲用自己主人的聖水,久而久之才能將自己主人的“體味”融化進自己的身體之中,而奴隸也會因此不自覺地養成了識別主人“體味”的能力。所以,在日本,當女王收領了自己的奴隸時,第一個手段就是要求奴隸喝下自己的聖水。

我在日本的時候,曾經伺奉過一個泰國留學生,那年她19歲,很青春活潑,喜歡各種運動,新陳代謝十分旺盛。由於她是從熱帶國家來的,特別喜歡大量的吃水果,因此,不論是濃重還是清淡的聖水,口感中總是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特殊“體味”,雖然這種特殊的“體味”我無法用准確的語言形容出來,但是和別的女孩子的小便放在一起我立刻就能分辨出哪個是我主人的聖水。
一次,她為了考察我是否已經記住了她的“體味”,在放春假的前一天,特意找來了她的女同學,我記得那次是5個,加上她一共6個女孩子。她們背著我分別尿在6個標有不同顏色紙貼的玻璃杯裏,讓我順次進行品嘗,並且每個杯子只允許喝一口,然後找出哪個杯子裏的聖水是主人的。而我在依次品嘗的過程中,僅僅品嘗到第三杯,就已經知道了那第三杯就是我主人的!結果,我的主人特別高興,答應帶我去北海道度假。

可見,作為擁有自己私奴的女王,培養自己的奴隸牢牢記住自己的“體味”,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基礎訓練,也是考察奴隸對自己忠誠度的有效方式之一。

(二) 長期飲用聖水究竟是否影響奴隸的健康?

解放軍出版社曾經出版過一本叫做《回龍湯》的科普讀物。書中從人體小便的成分、形成過程、中醫藥典、曆史記載、中外醫學論述以及100多個喝尿治病的案例上充分論述了長期飲用人體小便對於促進健康和治療頑症的作用。日本也有很多專門論述人體小便的專著,而且在一個小小島國竟然擁有超過40萬的“飲尿族”。可見,長期喝聖水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其實,這些好處不是sm應該討論的范疇,喝主人的聖水是奴隸崇拜自己女王的心理反映和感官刺激的最好方式,作為奴隸你沒有權利選擇!但是很多朋友卻擔心長期喝聖水會導致疾病。請有這方面擔心的朋友,去找來這本書認真看看,一切顧慮都會打消。

最後忠告各位:

只要你的女王身體是健康的,其聖水絕對是幹淨的,盡管放心大膽去享用。能夠天天喝上主人這樣的聖水,不僅應該想到是主人對自己身體的關愛,更為重要的是在享受中自覺地培養自己對主人的崇拜。這是一個稱職的奴隸必修的一門專業課程。

此為轉載文章(作者:遙遙)

調教的基本方法(一)舔腳

在sm的諸多方法中,舔腳恐怕使最最基本的了,也能被大多數同好所接受。
大家知道,腳是人體立地行走的基本器官。為什麼很多同好都喜歡這個方式呢?依鄙人所見,主要能夠滿足以下三種心理上的需求:

  1. 腳位於人體的最下方,崇拜女王的玉足,會讓奴隸感到羞辱和卑賤;
  2. 人在活動時,腳部往往都是穿在鞋裏的,尤其是透氣不好的鞋,腳上的汗液與鞋裏不流動的空氣混合,在某些真菌的作用下,就會產生一種類似“酸臭”的氣味。用自己吃飯的家夥去伺奉女王的玉足,更加能夠滿足奴隸屈辱的心理需要;
  3. 舔腳的姿勢,一般是敬跪於女王的正面,雙手端捧玉足,眼睛只能注視在玉足上,而絕對不允許抬頭仰視女王。而女王一般則端坐在椅子上,低頭藐視跪在面前的奴隸。這種雙方位置和姿勢上的反差,也會是奴隸感覺出自己地位的卑微,從而產生對女王的敬畏感和敬仰感。

再說舔腳的方法。按照日式規范來說,主要有以下 7 個步驟:

  1. 雙膝合攏,跪於女王的座位前,額頭接觸到地面,表示對女王的崇拜。輕聲請求女王允許伺奉她美麗的玉足。在得到女王同意後,連續磕三個響頭,表示謝恩。
  2. 雙手輕輕端起女王穿著鞋的玉足,用嘴含住高跟鞋的跟部向下拉,直到鞋子完全脫下為止。如果女王穿的是系帶的鞋子(如休閑鞋或旅遊鞋)就要先用牙齒,解開鞋帶,然後在用嘴慢慢地將鞋子脫下。
    以上兩個動作,是奴隸虔誠和卑微的表示,這兩個動作如果做的到位,女王會感覺自己身份和地位的崇高,也會對跪於自己面前的奴隸在第一心理上表示出滿意。
  3. 將自己的嘴和鼻子放到女王的鞋裏,呼吸感受女王腳上留存的體味,等待女王的問話。比如,這時女王也許會問:“賤奴,本王鞋子裏的味道好嗎?”、“喜歡本王鞋子裏的味道嗎?”奴隸則要回答:“回主子話,主人玉足留下的體味簡直是世界上最讓奴才陶醉的味道,謝謝主人賞賜!”……等等。回答女王的問話,是考察奴隸是否合格和專業的一個重要標准,這些地方在日式調教裏是十分重要的。如果回答不好,等待的只有響亮的耳光或者迎面一腳!
  4. 待兩雙鞋子全部聞完,要申出舌頭舔女王的鞋窠,再次正確回答女王的問話。
    上面的四個動作全部做的讓女王滿意,接下來才有資格舔女王的玉足。
  5. 雙手輕輕捧起女王的一只玉足(舔腳的順序一般是先左後右),申出舌頭先將女王穿有絲襪的玉足從腳趾開始舔吸,然後是腳掌和腳跟。舔腳時要雙目緊閉,虔誠而認真地用舌頭和雙唇來完成。特別要注意兩點:第一,絕對不能用牙齒,那樣可能會劃破女王的絲襪,而且容易流出大量的口水,汙染女王的絲襪;第二,不能舔女王的腳心,那樣女王會產生“隔襪瘙癢”的感覺。
    如果女王穿的是棉襪,動作上就要以鼻子接觸為主了,從而讓女王感覺腳下的奴隸是真正喜歡自己腳汗的味道,得到心理上的滿足。
  6. 上面的動作完成後,經女王同意,你就有資格直接舔吸女王赤裸的玉足了!直接舔吸女王玉足的要領是:先將玉足的拇指全部含在嘴裏,稍微用力的允吸,同時舌頭圍繞拇指反複轉動,然後是食指……最後到小腳趾。腳趾全部允吸完成以後,用舌面舔女王的腳掌,舔過幾個來回以後,再用牙齒輕輕地在腳掌上按摩。因為腳掌上的穴位非常豐富,牙齒按摩的好,會讓女王感到勞累一天的玉足十分舒服和放松,反之則會讓女王感到疼痛。所以,牙齒按摩的技巧不僅在於力度的掌握上,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和掌握腳掌上各種穴位的具體位置。這是一個有水准奴隸必須要掌握的。
    腳跟也是如此,除了預先使用舌頭舔過以外,也要使用牙齒適度地進行按摩,同時清理女王玉足上的死皮,使得女王的玉足在你精心的舔吸後變的光滑起來。
    兩只腳的舔吸過程完全一樣。整個過程全部做完,一般需要30分鍾。
  7. 舔腳結束時,奴隸要雙手捧奉女王的玉足,頭部再次接觸地面,將兩只玉足放在自己的頭上,等待女王的下一步指令,並向女王謝恩。

此為轉載文章(作者:遙遙)

M妄想-女經理的胯下Part.2

Part 2-侍候、拘束

我躺在地上,全身都是經理的聖水,聖水的味道揮之不去,舌頭和鼻孔裡繼續迴響,第一次有這種羞恥的感覺。但我竟然感到興奮,彷彿有一部份的自己希望被虐,這羞恥的感覺達到了頂點,小弟弟直挺挺的硬著。

「經理…喜歡這樣玩嗎…看來你的口味也很與別不同,怪不得一直單身了。」我一時興奮過頭,忍不住說道。
「你說甚麼…?」似乎這句話再一次刺激到經理。

然而,我已經厚顏無恥地被經理射了聖水,尊嚴甚麼的一早沒有了,似乎我再也沒有輸的餘地了。

經理抽出她的裸足,一腳重重地踩在我的小弟弟上。

「啊!!!痛…痛…痛!」我對突如其來的疼痛大叫。
「你再說一次阿?」經理邊說邊狠狠地碾壓我的小弟弟。
「對…對不起!」我趕緊在小弟弟被踩爆前道歉。

我錯了呢,我的小弟弟正在經理掌控之下,我也不是完全沒有輸的地方…不過現在後悔或許遲了。

硬化的小弟弟被經理用力的踩著,伴隨著殘餘聖水,經理隨性的踩踏,享受我痛苦的呻吟和道歉聲。而在我這種羞恥的角度下,被踩著小弟弟,竟然感到興奮,經理也注意到了。經過一輪的踩踏之後,經理才肯放過我。從旁邊取出水喉命令我清潔。我小心翼翼沖洗經理的腳,然後到我的身子。及後,我們回到經理室,我再為經理抹腳,以及穿上絲襪。我從來沒服事過女性穿上絲襪,所以笨手笨腳的,經理也借故打了我好幾巴掌…

「你看看你!除了懂得勃起你還懂甚麼!真笨!」經理罵道。

經理的雙腳很漂亮,這也是我不能專心的原因。那年輕白滑的雙腳,穿上了薄薄的黑絲襪,腳上趾甲還塗有紅色甲油,是典型OL的美腳。最後為經理穿上高跟鞋,黑絲襪配上黑高跟,充滿了事業感。

這下子真的完蛋了,連經理穿襪鞋都由我來做,我算甚麼?工人嗎?

我發呆看著經理的美腳,然後經理又一一巴掌賞了過來。

「看夠了嗎?」經理喝道。
「夠了…夠了…」
「看我如何繼續整治你!」

我已分不清楚經理仍在生氣,還是說樂在其中。她拿出兩個曬衣夾,每個夾住我的乳頭。這個夾初時夾下來不會有太疼痛的感覺,但時間久了,那壓迫的苦楚會漸進劇烈。經理觀察著我的反應,看到我逐漸痛苦的表情,還時不時用手轉動和按壓夾子,使我痛得叫了出來。

小弟弟還是直挺的堅硬著,彷如在這羞辱之中沒有軟下來的意思。經理不知從何取出棉繩,竟把我的蛋蛋捆綁起來。是期待嗎?我乖乖就範,雙手放後面,沒有表現反抗的行為。

「開始聽話了阿?」經理看到我的行為滿意說道。
「是的…」我開始滿有奴性的回答經理。

經理不知哪裡學到的技巧,綁了一會兒就緊緊地從春袋束縛住我雙蛋,中間更有繩子把兩隻蛋蛋分隔拘束,在繩索束搏下完美呈現兩粒蛋蛋的形態,又圓又凸出。

我成為了經理的玩物,傻傻地赤裸跪在地上,在女性面前勃起,雙乳被夾子夾住,雙蛋被繩子拘束。

經理停下來欣賞眼前的作品,我如此犯賤地繼續勃起,以後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前上司了。經理心情似乎好轉了,而我也管住了我嘴巴,不要再胡亂說話。經理再度向我勃起的小弟弟伸出手,上下的擼動手交,我進入了疼痛和舒服兩邊的境界之中。一方面乳頭和蛋蛋都感到疼痛,另一方面經理玩弄我的小弟弟,弄得十分舒服,我又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我不是要你只顧著舒服阿…你好好想想,你之後如何把你的業績追回來阿?」經理質問。
「嗚…」可是我在這樣的處境下根據不可能正常思考。
「唉…真是沒用,除了懂得硬還會甚麼?」
「啊…很舒服啊…」我腦海漸漸進入空白。

光是手交,已經很舒服了。但是,我盡最大努力把心思抽離出來。

「經理…這樣已經夠了吧?再玩下去…我快要忍不住了…」我努力保持只剩一絲的理性說。
「忍不住甚麼?」經理故意地問。
「忍不住…會…白色的…出…出來…」我開始語無倫次。
「給我好好的忍住阿,你這廢物。」經理輕蔑地命令。

我一直呻吟,又努力地忍住不射出來,心想要是此刻真的射了,應該不會有好結果。我變得臉紅耳赤,全身的血管都彷彿擴張了。過了好一段時間,經理才終於停了下來。

「好吧,現在就開始崇拜我的腳吧。」經理微笑說。

崇拜…腳…

我腦海意識模糊,幾乎一片空白。

我距離成為經理腳下的奴隸,又再接近了一步。

(待續)

M妄想-女經理的胯下Part.1

Part 1-聖水

「你做的這是什麼垃圾?」女經理說罷,手執文件掌刮我的臉。
「建議書…」
「甚麼建議書可以寫成這樣?」女經理再猛烈地把文件丟在地上。

我緊張地低下頭,不敢作聲。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也開始習以為常。

「你同事Amy都做得比你好!」女經理用女指狠狠地戳中我的太陽穴幾下。

「你在這裡這麼長時間還是毫無作用,連銷售量報告都做不好!你告訴我,留你在這裡還有什麼用?」

「那…那我出去再重新準備…」我小聲說道,並想拾起地上的建議書。

「慢著!別想逃!」經理喝停了我。
「把衣服都脫了。」經理嘴角一陣笑容。
「甚麼…」我開始聽糊塗了。
「快點!把衣服脫了!」經理命令道。
「這不太好吧…」我猶疑地說,但心裡竟然有一絲的期待。
「不要再講廢話了!」經理不耐煩地說,並自己動手脫去我的衣服。

我來不及反應阻止,全身的衣服就這樣容易被脫去了,連鞋襪也不剩。我傻傻的站著,下身的小弟弟還帶著幾分堅挺向前方舉起。

女經理也低頭看著我的小弟弟,並伸出手開始上下擼動。

「啊…」陣陣刺激的感覺自下身傳來,我漸漸開始呻吟。
「你這家伙,除了懂得硬還會甚麼?」女經理質問。

經理是事業型女性,雖然沒有男朋友,但樣貌還是很不錯。在這快樂手交之中,我強迫自己恢復理性,開始阻止經理。

「不要,這樣好像不好。」
「甚麼不好,你的同事Peter倒是挺配合我的。」經理撥開我的手,繼續手交。
「Peter?!」我整個人呆了。
「對阿,整個隊伍的我男同事我都玩過了,你這廢物已經是最後一個。」經理毫不在意地繼續說。
「整個隊伍?!經理你是不是太醉心工作,所以沒有男人和你交往了,所以才做這樣的事。」我一時衝口而出,但馬上後悔了。

經理收回了手,離開了挺立向上的小弟弟,然後轉去扭我的耳朵。

「痛痛痛…」我叫道。
「你給我滾入廁所!」經理生氣地命令。

我就是這樣光著身子,被經理半拖行的拉了出去。幸好下班時間辦公室已經沒人了,只是我被拉入了女廁,並拖跌坐在地上。

我心想,這次真得罪她了。

經理高高在上的俯視,而我赤裸裸坐在地上,從低處害怕地抬頭望向經理,不知道下一刻會遭受到怎樣的處境。

經理脫去了高跟鞋和黑絲襪,我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然後又脫去了內褲…女性神聖的入口就這樣展現在眼前…作為處男的我是第一次肉眼看到。我的小弟弟變得很硬,不是因為看到了性器而興奮,而是因為這樣高低分明的距離,經理是如此鄙視著。

經理走前了兩步,在毫無預警之下,就開始了放尿…

我的頭髮首當其衝的濕透了,這味道…輕微的尿噪味。然後向我的臉,還有身子,全身都是女性的尿液,毫無還擊之力。我不其然開始張開口,經理似乎看到了,便瞄準射向我嘴裡。我口腔充滿尿液,而且還是一瞬間就射滿了。

「給我好好喝下去。」經理命令。

我自然地遵從指示,既張開口,又把源源不絕的聖水喝下去。這感覺很羞恥,看到了女性的性器,可是只能夠淋浴在聖水之下,甚至要喝下這些,彷彿成了最低賤的奴隸,而最可恥是小弟弟一直堅硬的直挺著…

過了一會,這聖水之雨終於停下來,我就好像打完一場搏擊戰一樣躺著喘氣。殘留頭上的聖水從頭髮滴下來,經歷了這聖水的洗禮,以後就只能做最低賤的人。

不,是最低賤的奴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