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

無法逃離的監獄Pt.2

啪!!!!!

啊!!!!!

Daisy這一擊,可是出盡了勁,我的小弟弟受到了無比撕裂的痛苦,我的下體都快要爆裂了。我竭力大叫,也無法緩和那劇烈的痛楚。Daisy並沒有放過我停下來的意思,她繼續不斷的踢我,我的身體、下體、頭部都是她的目標,在皮靴猛烈的踢擊下,我不斷受到了重擊,我因為雙手反綁的緣故,根本無從躲避和反抗。結果我倒地不起,下體的疼痛久久不能散去。

Daisy改變予策略,她走到我兩腳之間,抓起我的雙腳,然後一腳踩在我的小弟弟上。

啊!!!!

Daisy穿的靴子鞋底很硬,加上她踩下來的力度一點也不少,藉著左右手拉扯我的腳下,把壓力源源不絕從腳上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光是這樣已經令我十分痛苦,我不停的大叫,這完全是Daisy想要的。我的小弟弟與Daisy的靴子緊緊的貼著,Daisy更扭動她的腳,使鞋底的坑紋與我小弟弟產生強烈磨擦,我原本已經紅腫的小弟弟在這樣踩踏下十分痛苦,那劇痛是無法形容的。

可是,不知道為何,我的小弟弟就如此的興奮,一直的勃起,在Daisy疼痛的虐待下,我始終能獲得快感,但要付出很大痛苦代價。Daisy使用很大的力道,已超出電氣足交的範圍,依我說法,這其實是重力蹍踏。Daisy似乎不曾考慮我的承受能力,因她基本上只專注於我的小弟弟,一心要施加虐待,無論我如何慘叫、哀求,她都沒有理會,反而更加興奮的施出更重力道。我幾乎可以肯定我的小弟弟要被踩爛了,已經疼痛到一個地步是最痛的了,我連聲音也開始變得沙啞,最後聲音也開始越變越小…

小弟弟已經被蹂躪到不似模樣,只是還是勃起著,微微的脈搏跳動,就像是被玩弄完畢的玩物似的。

Daisy終於停止她的攻勢,接下來她慢慢脫去靴子。她的腳上穿著厚棉襪,從表面上看不見穿了多少天,但從那厚厚的質料來看,這襪子應該積存了很多腳汗和臭味。我已經不能動彈,躺在地上,即使能夠,我也沒有能力反抗。Daisy把腳伸出,踩在我的臉上。

嗚……咳…咳…

那窮凶極惡的臭味猛烈傳來,令人幾乎透不過氣來。這酸臭的氣息十分強烈,充滿我鼻腔,又包圍我整個臉孔,每一根的頭髮。我不停的咳嗽,努力身體努力適應這突如其來的氣味。Daisy開心地用單腳踩著我臉,她的腳底覆蓋了我大半個臉孔,棉襪十分厚實柔軟,很舒服的感覺,只是味道過於劇烈。我的嘴、鼻和眼睛都被踩著,我進入了黑暗和臭味之中。無論我如何想避開Daisy的腳,都無法脫離她的腳。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停止了咳嗽。

這臭味不錯吧?讓你性奮了吧?

Daisy處於十分高興滿意的狀態,我受盡了凌辱,還得要受她的嘲弄。我無法不吸入Daisy極度的惡臭味,她的腳就踩在我的嘲和鼻上,我只能默然的承受。這種臭味,簡直是多日汗水汗蒸和焗促發酵而成的結果。

你就是個低下的賤奴,你以後就活在我的腳下吧。

Daisy柔聲的說話,和嘲諷的內容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不其然的令我奴性大增。Daisy臭襪子的味道,竟然越聞越好,我是出了甚麼問題嗎?我開始深呼吸起來,努力的把更多Daisy的味道吸收入我的鼻孔,而Daisy注意到這變化。

這樣就好了,你就一直聞我的腳吧,讓我的腳氣完全佔據你全身,讓我的腳氣征服你。

我一聽到征服二字,小弟弟不自主的跳動了一下,勃起得更直。這反應自然逃不過Daisy眼睛。我的奴性,正赤裸裸的在Daisy面前顯示出來,無從隱藏。

哦~賤雞巴起反應了?聽到我要用腳氣征服你,小弟弟就更興奮了呢?

可能是因為Daisy提到腳氣和征服,恰巧這個時候我的小弟弟又跳了一下,Daisy都看在眼裡,她的臉蛋因此出現了深深的笑容。

賤奴。

(待續)

無法逃離的監獄Pt.1

一年前,我犯下謀殺罪被捕,被判入獄,終生不得離開。到了監獄,我才知道這是地獄的開始。以前我一直以為獄中生活是十分苦悶無聊,但其實是充滿了勞動的工作,並不鬆懈。我所身處的監獄是重點監獄,專門收押政治犯和犯下大罪的人,在這裡有很多人都比我犯下滔天大罪,相比之下,我的似乎不算甚麼,況且我是屈打成招的,我根本沒有殺人,只是被人聯合嫁禍的,真正凶徒還逍遙法外。我沒有作太多的抗辯,反正沒有人會相信我了,尤其在這森嚴的監獄,說得太多會被認定是弱者,不會有好下場。

這監獄非常特別,因為犯人都是重量級的罪人,所以所有人都是分開收監,而且每個罪犯都有一名專屬的女性獄卒。為甚麼有專屬獄卒?這是要確保守衛嚴謹,犯人沒有造遙生事的機會。為甚麼是女性獄卒?因為大部分犯案者都是男性,而她們都有特別的技術對付犯人……

Daisy是我的專屬獄卒,不過與其說她是我的專屬獄卒,倒不如說我是她的專屬犯人,因為我每天都會見到她。每天早上九時,她都會帶我到「面試室」,這房間表面上是作面談的,但實質上整個房間都放滿了調教的工具。

一如既往,Daisy穿著深藍色軍裝制服,上穿是短袖子,下身是長褲,以及一雙高筒皮靴。長褲延伸到靴子裡面,把雙腳完全覆蓋。靴子是黑色的,鞋底都是防耐和佈滿坑紋的硬膠材質。襪子方面,雖然看不見,但我知道Daisy只會穿厚厚的運動棉襪,這是她獨有的嗜好。

每逢是調教的時間,我都要脫個清光,初時我會覺得尷尬,要在異性獄卒面前赤身裸體,經過一年的時間,當中包括不少的鞭打和調教,我現在已經習慣了,所以我現在都是自動自覺脫衣服的。

Daisy拿出金屬手鏈,把我雙手反綁起來,使我無從反抗,然後就要開始了…

Daisy在我面前大約幾步的距離,臉上目無表情,令人不寒而慄,尤其是雙手反綁的時候。Daisy是年輕的獄卒,我估計歲數也就二十多吧,樣貌清秀,臉蛋圓圓的,眼睛水汪汪,也有長長的眼眉毛。她的身材標準,各方面條件看來都不錯,令我覺得很奇怪好地地的工作不去找,偏偏來幹這差事…

Daisy大叫一下,以迅速的腳法,走前幾步,猛然踢腿。

啪!!!

Daisy踢腿正中我的睪丸,我忍痛不叫出聲,我知道Daisy最喜歡聽我哀痛的聲音,我不甘示弱,強忍下去。可是無助於停止Daisy的調教,她再度向後退,然後再踢出第二腳。

啪!!!!

我的小弟弟在勃起下受到重擊,那自然是快感和痛苦的混合,Daisy踢起檔來真是毫不留情,疼痛久久不能散去。Daisy露出詭異的笑容,為她添上幾分神秘。

很痛嗎?

Daisy問道,突然溫柔起來,用手輕撫我的小弟弟。可是她不待我回覆,就忽然再踢上幾腳。

啪!啪!啪!

還好我的小弟弟受過鍛練,這樣幾次踢腿奈我不何,不過,我反而因為這樣而令Daisy更加凶殘。她加重踢檔的力道,使我漸漸忍受不住,叫了出來,因為也實在太痛了。Daisy聽到我的呻吟叫聲,感到很滿意,對她而言,似乎是要把快樂建築在我的痛苦身上。

啪!!啪!!

又踢了兩腳,我開始有點不清醒,現在已經用盡全身力氣只為了站著。Daisy在調教的時候不怎麼說話,她比較享受肉體上的折磨,而我覺得光是這樣已經令我痛不欲生了。

啪!!啪!!啪!!

Daisy皮靴踢上來,擊打我的小弟弟,發出令人興奮的聲音,這聲音十分響亮,對Daisy而言必定是很喜歡這拍打的聲音吧。我可憐的小弟弟一直的勃起著,已經變得有點紅腫,感覺小弟弟都快要被踢爆了。Daisy退後了幾步,似乎再要踢腿,我作好心理準備,然後…

啪!!!!!

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