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水

調教的基本方法(二)聖水

關於聖水的話題和討論,最近在這裏已經發表了很多,有些見解和經驗是十分豐富的,非常值得我深入學習。大家都說過的,我就不再贅述了。這裏只談談自己在聖水方面的體會和心得吧。

(一) 喝聖水的真正意義在哪裏?

柳絲女王把喝聖水的涵義概括為:

真正的sm者關心的不是聖水的味道如何,而是在喝之前的場景(男奴在地上仰
望著高高在上的女王—-在其胯下的一種屈辱),喝過程中的感官(嘴對著排泄口)
對大腦刺激而引起的性興奮。
domina女王則指出:

喝聖水是因為崇拜女王。由此,女王(僅指該男奴所崇拜之女王)的一切都是聖物,包括她的排泄物。那時由於心理作用,味覺和嗅覺均在其次, 甚至久而久之,那特殊的味覺和嗅覺都成了刺激性興奮的重要感覺之一,同時奴性得到滿足而感到快樂。

上述兩個角度的闡述都是極其精辟的,這是奴隸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此外,女王培養自己的奴隸喝聖水,我的理解還有更深一層的含義—- 讓自己的奴隸記住和識別主人的“體味”。

大家知道,每個人身體的基因、血液、飲食習慣和代謝水平都是不一樣的,因此而形成的小便也具有自己特殊的“體味”。初喝聖水m,一般很難察覺到這一點。只有經常,甚至每天都飲用自己主人的聖水,久而久之才能將自己主人的“體味”融化進自己的身體之中,而奴隸也會因此不自覺地養成了識別主人“體味”的能力。所以,在日本,當女王收領了自己的奴隸時,第一個手段就是要求奴隸喝下自己的聖水。

我在日本的時候,曾經伺奉過一個泰國留學生,那年她19歲,很青春活潑,喜歡各種運動,新陳代謝十分旺盛。由於她是從熱帶國家來的,特別喜歡大量的吃水果,因此,不論是濃重還是清淡的聖水,口感中總是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特殊“體味”,雖然這種特殊的“體味”我無法用准確的語言形容出來,但是和別的女孩子的小便放在一起我立刻就能分辨出哪個是我主人的聖水。
一次,她為了考察我是否已經記住了她的“體味”,在放春假的前一天,特意找來了她的女同學,我記得那次是5個,加上她一共6個女孩子。她們背著我分別尿在6個標有不同顏色紙貼的玻璃杯裏,讓我順次進行品嘗,並且每個杯子只允許喝一口,然後找出哪個杯子裏的聖水是主人的。而我在依次品嘗的過程中,僅僅品嘗到第三杯,就已經知道了那第三杯就是我主人的!結果,我的主人特別高興,答應帶我去北海道度假。

可見,作為擁有自己私奴的女王,培養自己的奴隸牢牢記住自己的“體味”,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基礎訓練,也是考察奴隸對自己忠誠度的有效方式之一。

(二) 長期飲用聖水究竟是否影響奴隸的健康?

解放軍出版社曾經出版過一本叫做《回龍湯》的科普讀物。書中從人體小便的成分、形成過程、中醫藥典、曆史記載、中外醫學論述以及100多個喝尿治病的案例上充分論述了長期飲用人體小便對於促進健康和治療頑症的作用。日本也有很多專門論述人體小便的專著,而且在一個小小島國竟然擁有超過40萬的“飲尿族”。可見,長期喝聖水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其實,這些好處不是sm應該討論的范疇,喝主人的聖水是奴隸崇拜自己女王的心理反映和感官刺激的最好方式,作為奴隸你沒有權利選擇!但是很多朋友卻擔心長期喝聖水會導致疾病。請有這方面擔心的朋友,去找來這本書認真看看,一切顧慮都會打消。

最後忠告各位:

只要你的女王身體是健康的,其聖水絕對是幹淨的,盡管放心大膽去享用。能夠天天喝上主人這樣的聖水,不僅應該想到是主人對自己身體的關愛,更為重要的是在享受中自覺地培養自己對主人的崇拜。這是一個稱職的奴隸必修的一門專業課程。

此為轉載文章(作者:遙遙)

M妄想-女經理的胯下Part.1

Part 1-聖水

「你做的這是什麼垃圾?」女經理說罷,手執文件掌刮我的臉。
「建議書…」
「甚麼建議書可以寫成這樣?」女經理再猛烈地把文件丟在地上。

我緊張地低下頭,不敢作聲。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也開始習以為常。

「你同事Amy都做得比你好!」女經理用女指狠狠地戳中我的太陽穴幾下。

「你在這裡這麼長時間還是毫無作用,連銷售量報告都做不好!你告訴我,留你在這裡還有什麼用?」

「那…那我出去再重新準備…」我小聲說道,並想拾起地上的建議書。

「慢著!別想逃!」經理喝停了我。
「把衣服都脫了。」經理嘴角一陣笑容。
「甚麼…」我開始聽糊塗了。
「快點!把衣服脫了!」經理命令道。
「這不太好吧…」我猶疑地說,但心裡竟然有一絲的期待。
「不要再講廢話了!」經理不耐煩地說,並自己動手脫去我的衣服。

我來不及反應阻止,全身的衣服就這樣容易被脫去了,連鞋襪也不剩。我傻傻的站著,下身的小弟弟還帶著幾分堅挺向前方舉起。

女經理也低頭看著我的小弟弟,並伸出手開始上下擼動。

「啊…」陣陣刺激的感覺自下身傳來,我漸漸開始呻吟。
「你這家伙,除了懂得硬還會甚麼?」女經理質問。

經理是事業型女性,雖然沒有男朋友,但樣貌還是很不錯。在這快樂手交之中,我強迫自己恢復理性,開始阻止經理。

「不要,這樣好像不好。」
「甚麼不好,你的同事Peter倒是挺配合我的。」經理撥開我的手,繼續手交。
「Peter?!」我整個人呆了。
「對阿,整個隊伍的我男同事我都玩過了,你這廢物已經是最後一個。」經理毫不在意地繼續說。
「整個隊伍?!經理你是不是太醉心工作,所以沒有男人和你交往了,所以才做這樣的事。」我一時衝口而出,但馬上後悔了。

經理收回了手,離開了挺立向上的小弟弟,然後轉去扭我的耳朵。

「痛痛痛…」我叫道。
「你給我滾入廁所!」經理生氣地命令。

我就是這樣光著身子,被經理半拖行的拉了出去。幸好下班時間辦公室已經沒人了,只是我被拉入了女廁,並拖跌坐在地上。

我心想,這次真得罪她了。

經理高高在上的俯視,而我赤裸裸坐在地上,從低處害怕地抬頭望向經理,不知道下一刻會遭受到怎樣的處境。

經理脫去了高跟鞋和黑絲襪,我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然後又脫去了內褲…女性神聖的入口就這樣展現在眼前…作為處男的我是第一次肉眼看到。我的小弟弟變得很硬,不是因為看到了性器而興奮,而是因為這樣高低分明的距離,經理是如此鄙視著。

經理走前了兩步,在毫無預警之下,就開始了放尿…

我的頭髮首當其衝的濕透了,這味道…輕微的尿噪味。然後向我的臉,還有身子,全身都是女性的尿液,毫無還擊之力。我不其然開始張開口,經理似乎看到了,便瞄準射向我嘴裡。我口腔充滿尿液,而且還是一瞬間就射滿了。

「給我好好喝下去。」經理命令。

我自然地遵從指示,既張開口,又把源源不絕的聖水喝下去。這感覺很羞恥,看到了女性的性器,可是只能夠淋浴在聖水之下,甚至要喝下這些,彷彿成了最低賤的奴隸,而最可恥是小弟弟一直堅硬的直挺著…

過了一會,這聖水之雨終於停下來,我就好像打完一場搏擊戰一樣躺著喘氣。殘留頭上的聖水從頭髮滴下來,經歷了這聖水的洗禮,以後就只能做最低賤的人。

不,是最低賤的奴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