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調教

M妄想-女經理的胯下Part.3

Part 3-舔腳

我赤裸跪在經理面前,經理停止手交之後,我的意識慢慢恢復回來,我幾乎支持不住要倒在地上。經理性感的黑絲襪腳展現在我眼前,使我的小弟弟一直維持充血的狀態,而乳頭上的夾子和綁住蛋蛋的繩子持續帶來痛楚。

「好吧,現在就開始崇拜我的腳吧。」經理微微笑道。

崇拜?甚麼意思?我繼續一臉糊塗,不知如何是好。

「過來前一點,把我的鞋子脫掉,親吻我的腳吧。」經理柔聲說道,這樣的命令好像迴音一樣在我腦袋不斷響起。

這已經是情感和理性的戰爭,理性方面叫我不要屈服在上司的淫威,不然以後顏面何存?另一方面,我實在是被經理的美腳吸引,似乎以後去做隻腳下奴,這樣的生活也是不錯。

我已經抵受不住誘惑了。

我仍然跪著,伸出雙手捧起經理的左腳。迷人的黑絲襪腳穿著黑色高跟鞋就近距離在我眼前,經理的高跟鞋穿得不是太緊,輕輕一脫就脫了出來。原來這就是經理穿了一天絲襪的味道,陣陣的腳味,附帶著高跟鞋上的皮革味道,漸漸地在我鼻腔之內散發開去。經理的腳趾在黑絲襪之下透出紅色的指甲,是所謂的黑裡透紅,我看得出神,美不勝收,我下面的小弟弟自然地一直的堅硬著。

啪!經理又一巴掌賞了過來。

「不要發呆好不好!快點親吻我的腳以表忠誠!你上班已經沒有業績了,好歹也盡一下上司玩具的功能。」經理不耐煩地說。

我好像剛睡醒了一樣,馬上把臉埋在經理的腳邊,親吻經理的美腳,又聞著經理陣陣的腳味。黑絲襪很滑也很有味道,我這樣毫無尊嚴地吻著腳,與高高在上俯視的經理造成強烈的對比,經理也好像很享受這種男卑女尊的關係。

「我腳上的味道好不好聞阿?」經理笑問。「實在很香,經理!」我情不自禁地說。「香嗎?哈哈哈~我高跟鞋裡面的味道可是更香呢,你也去聞一聞吧~」經理笑了出來。

我輕放好經理的腳,把視線轉移去那雙高跟鞋上。這高跟鞋不算太舊,始終在這行業經理還是要保持專業的形象。我把臉埋在鞋裡面,深深的吸入高跟鞋皮革的味道,還有經理的腳汗味,這就是一流的OL味道了!我好像狗一樣聞著經理的鞋,經理看到就順勢把腳放在我肩膀上,我就承受住經理雙腳的壓力。由於我沒有穿著衣服,經理腳上的黑絲襪就接觸到我的皮膚,這樣絲滑的質感的確令我奴性大增,我到今日才真正發現原來我的本性就是一個腳奴。

「怎麼樣?味道好不好?」經理問道。「好!好!很好!」我回答道。「真是一頭聽話的奴呢~呢接著再聞我的腳吧,把我的腳味都吸掉。」

我完全成為了經理的奴隸,我又再次用手抬起她的腳,用鼻子慢慢地聞,又用嘴巴親吻,甚至是發出了聲音,感覺十分下賤,這也自然地舒緩了我上身刑具的痛楚。接下來經理沒怎樣說話,也沒有新的指示,似乎她也開始沈浸在高高在上的感覺之中。我把經理的左右腳都聞了一遍,然後又同時捧起雙腳,在兩隻漂亮的腳掌面前,把自己的臉埋沒進去,同時吸入兩隻腳的味道。我一邊聞著經理的腳,一邊想這樣處境好像也不是太壞,雖然剛才也沒預想到經理會灑下聖水。

「喜歡我的腳吧?」經理突然問道。「是的…」我帶點害羞地回應。「那裡…給你聞一聞本體吧。」經理笑道。

經理收回了她的腳,然後再度脫去了黑絲襪。這樣的雙腳又是別有一番景象,脫去了黑色絲襪,就是白滑年輕的皮膚,真是令人很想馬上撲上去舔腳。

「那麼開始舔腳吧…」經理彷似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一聽到經理這樣說,就好像被釋放了一樣,捧起經理的腳,放入了我口中,用舌頭游走在腳趾間,嚐到了微微的咸味,以及聞到腳上的汗味,這彷似就是非常親密的行為,親舔經理私隱的部位。我默默地舔腳,間中發出親吻和吸吮的聲音,經理腳趾的味道實在是太棒了!很光滑,又很漂亮,幾乎是完美的腳,要是能一直以後都能舔經理的腳,就真是多好了!

經理也沒有多說話,在我一直的服事之下,我猜她的心情也會漸漸好轉吧,希望她大人不記小人過,最後可以放過我。我帶著這樣的心情,去努力舔經理的腳,除了吸吮腳趾,也把雙腳由頭到尾都舔了幾遍,由腳趾,到腳掌,然後去腳踝。這白滑幼嫩的腳,簡值十分誘人。

經理看一看手上的時間,我就想時間也差不多了吧,雖然有點不捨得,但是明天仍然要上班阿,況且那份建議書要重寫了…

「啊!!!」

就在突如其來的時候,經理伸出雙手轉動我兩舍乳頭上的夾,那疼痛的感覺又如潮水般湧來。

「那麼…我們開始玩些刺激的東西吧…」經理奸笑地說

甚麼?!我還以為差不多結束了,甚麼是刺激的東西??

M妄想-女經理的胯下Part.2

Part 2-侍候、拘束

我躺在地上,全身都是經理的聖水,聖水的味道揮之不去,舌頭和鼻孔裡繼續迴響,第一次有這種羞恥的感覺。但我竟然感到興奮,彷彿有一部份的自己希望被虐,這羞恥的感覺達到了頂點,小弟弟直挺挺的硬著。

「經理…喜歡這樣玩嗎…看來你的口味也很與別不同,怪不得一直單身了。」我一時興奮過頭,忍不住說道。
「你說甚麼…?」似乎這句話再一次刺激到經理。

然而,我已經厚顏無恥地被經理射了聖水,尊嚴甚麼的一早沒有了,似乎我再也沒有輸的餘地了。

經理抽出她的裸足,一腳重重地踩在我的小弟弟上。

「啊!!!痛…痛…痛!」我對突如其來的疼痛大叫。
「你再說一次阿?」經理邊說邊狠狠地碾壓我的小弟弟。
「對…對不起!」我趕緊在小弟弟被踩爆前道歉。

我錯了呢,我的小弟弟正在經理掌控之下,我也不是完全沒有輸的地方…不過現在後悔或許遲了。

硬化的小弟弟被經理用力的踩著,伴隨著殘餘聖水,經理隨性的踩踏,享受我痛苦的呻吟和道歉聲。而在我這種羞恥的角度下,被踩著小弟弟,竟然感到興奮,經理也注意到了。經過一輪的踩踏之後,經理才肯放過我。從旁邊取出水喉命令我清潔。我小心翼翼沖洗經理的腳,然後到我的身子。及後,我們回到經理室,我再為經理抹腳,以及穿上絲襪。我從來沒服事過女性穿上絲襪,所以笨手笨腳的,經理也借故打了我好幾巴掌…

「你看看你!除了懂得勃起你還懂甚麼!真笨!」經理罵道。

經理的雙腳很漂亮,這也是我不能專心的原因。那年輕白滑的雙腳,穿上了薄薄的黑絲襪,腳上趾甲還塗有紅色甲油,是典型OL的美腳。最後為經理穿上高跟鞋,黑絲襪配上黑高跟,充滿了事業感。

這下子真的完蛋了,連經理穿襪鞋都由我來做,我算甚麼?工人嗎?

我發呆看著經理的美腳,然後經理又一一巴掌賞了過來。

「看夠了嗎?」經理喝道。
「夠了…夠了…」
「看我如何繼續整治你!」

我已分不清楚經理仍在生氣,還是說樂在其中。她拿出兩個曬衣夾,每個夾住我的乳頭。這個夾初時夾下來不會有太疼痛的感覺,但時間久了,那壓迫的苦楚會漸進劇烈。經理觀察著我的反應,看到我逐漸痛苦的表情,還時不時用手轉動和按壓夾子,使我痛得叫了出來。

小弟弟還是直挺的堅硬著,彷如在這羞辱之中沒有軟下來的意思。經理不知從何取出棉繩,竟把我的蛋蛋捆綁起來。是期待嗎?我乖乖就範,雙手放後面,沒有表現反抗的行為。

「開始聽話了阿?」經理看到我的行為滿意說道。
「是的…」我開始滿有奴性的回答經理。

經理不知哪裡學到的技巧,綁了一會兒就緊緊地從春袋束縛住我雙蛋,中間更有繩子把兩隻蛋蛋分隔拘束,在繩索束搏下完美呈現兩粒蛋蛋的形態,又圓又凸出。

我成為了經理的玩物,傻傻地赤裸跪在地上,在女性面前勃起,雙乳被夾子夾住,雙蛋被繩子拘束。

經理停下來欣賞眼前的作品,我如此犯賤地繼續勃起,以後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前上司了。經理心情似乎好轉了,而我也管住了我嘴巴,不要再胡亂說話。經理再度向我勃起的小弟弟伸出手,上下的擼動手交,我進入了疼痛和舒服兩邊的境界之中。一方面乳頭和蛋蛋都感到疼痛,另一方面經理玩弄我的小弟弟,弄得十分舒服,我又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我不是要你只顧著舒服阿…你好好想想,你之後如何把你的業績追回來阿?」經理質問。
「嗚…」可是我在這樣的處境下根據不可能正常思考。
「唉…真是沒用,除了懂得硬還會甚麼?」
「啊…很舒服啊…」我腦海漸漸進入空白。

光是手交,已經很舒服了。但是,我盡最大努力把心思抽離出來。

「經理…這樣已經夠了吧?再玩下去…我快要忍不住了…」我努力保持只剩一絲的理性說。
「忍不住甚麼?」經理故意地問。
「忍不住…會…白色的…出…出來…」我開始語無倫次。
「給我好好的忍住阿,你這廢物。」經理輕蔑地命令。

我一直呻吟,又努力地忍住不射出來,心想要是此刻真的射了,應該不會有好結果。我變得臉紅耳赤,全身的血管都彷彿擴張了。過了好一段時間,經理才終於停了下來。

「好吧,現在就開始崇拜我的腳吧。」經理微笑說。

崇拜…腳…

我腦海意識模糊,幾乎一片空白。

我距離成為經理腳下的奴隸,又再接近了一步。

(待續)

M妄想-女經理的胯下Part.1

Part 1-聖水

「你做的這是什麼垃圾?」女經理說罷,手執文件掌刮我的臉。
「建議書…」
「甚麼建議書可以寫成這樣?」女經理再猛烈地把文件丟在地上。

我緊張地低下頭,不敢作聲。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也開始習以為常。

「你同事Amy都做得比你好!」女經理用女指狠狠地戳中我的太陽穴幾下。

「你在這裡這麼長時間還是毫無作用,連銷售量報告都做不好!你告訴我,留你在這裡還有什麼用?」

「那…那我出去再重新準備…」我小聲說道,並想拾起地上的建議書。

「慢著!別想逃!」經理喝停了我。
「把衣服都脫了。」經理嘴角一陣笑容。
「甚麼…」我開始聽糊塗了。
「快點!把衣服脫了!」經理命令道。
「這不太好吧…」我猶疑地說,但心裡竟然有一絲的期待。
「不要再講廢話了!」經理不耐煩地說,並自己動手脫去我的衣服。

我來不及反應阻止,全身的衣服就這樣容易被脫去了,連鞋襪也不剩。我傻傻的站著,下身的小弟弟還帶著幾分堅挺向前方舉起。

女經理也低頭看著我的小弟弟,並伸出手開始上下擼動。

「啊…」陣陣刺激的感覺自下身傳來,我漸漸開始呻吟。
「你這家伙,除了懂得硬還會甚麼?」女經理質問。

經理是事業型女性,雖然沒有男朋友,但樣貌還是很不錯。在這快樂手交之中,我強迫自己恢復理性,開始阻止經理。

「不要,這樣好像不好。」
「甚麼不好,你的同事Peter倒是挺配合我的。」經理撥開我的手,繼續手交。
「Peter?!」我整個人呆了。
「對阿,整個隊伍的我男同事我都玩過了,你這廢物已經是最後一個。」經理毫不在意地繼續說。
「整個隊伍?!經理你是不是太醉心工作,所以沒有男人和你交往了,所以才做這樣的事。」我一時衝口而出,但馬上後悔了。

經理收回了手,離開了挺立向上的小弟弟,然後轉去扭我的耳朵。

「痛痛痛…」我叫道。
「你給我滾入廁所!」經理生氣地命令。

我就是這樣光著身子,被經理半拖行的拉了出去。幸好下班時間辦公室已經沒人了,只是我被拉入了女廁,並拖跌坐在地上。

我心想,這次真得罪她了。

經理高高在上的俯視,而我赤裸裸坐在地上,從低處害怕地抬頭望向經理,不知道下一刻會遭受到怎樣的處境。

經理脫去了高跟鞋和黑絲襪,我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然後又脫去了內褲…女性神聖的入口就這樣展現在眼前…作為處男的我是第一次肉眼看到。我的小弟弟變得很硬,不是因為看到了性器而興奮,而是因為這樣高低分明的距離,經理是如此鄙視著。

經理走前了兩步,在毫無預警之下,就開始了放尿…

我的頭髮首當其衝的濕透了,這味道…輕微的尿噪味。然後向我的臉,還有身子,全身都是女性的尿液,毫無還擊之力。我不其然開始張開口,經理似乎看到了,便瞄準射向我嘴裡。我口腔充滿尿液,而且還是一瞬間就射滿了。

「給我好好喝下去。」經理命令。

我自然地遵從指示,既張開口,又把源源不絕的聖水喝下去。這感覺很羞恥,看到了女性的性器,可是只能夠淋浴在聖水之下,甚至要喝下這些,彷彿成了最低賤的奴隸,而最可恥是小弟弟一直堅硬的直挺著…

過了一會,這聖水之雨終於停下來,我就好像打完一場搏擊戰一樣躺著喘氣。殘留頭上的聖水從頭髮滴下來,經歷了這聖水的洗禮,以後就只能做最低賤的人。

不,是最低賤的奴隸。

(待續)